酷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酷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5 08:52:5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说过去地方发展主要依靠资源、区位、产业基础,现在一些地方的发展则在很大程度上靠土地、金融、政策杠杆来驱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“大胆地举债、悄没声儿地跑路”并非孤例。据岛叔这些年的调研经验,“举债式发展”、“折腾式治理”已成为部分地方政府的惯用套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9月,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调研该县某施工项目现场(图源:网络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俗话说得好:不折腾,不成事;一折腾,就有用。这是政绩工程的“门道”所在。下大力气堵上这“吞金”巨口,独山县们的“奇观”才会彻底消失。新华社东京7月15日电 据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15日统计,截至当地时间20时52分(北京时间19时52分),日本当天新增确诊病例449例,创日本5月25日全国紧急状态解除以来单日最大增幅,全国累计确诊23034例,累计死亡984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“不唯GDP论英雄”的呼声近年来越来越高,但就岛叔所见,“经济增长”已深深融入部分地方政府的治理逻辑。有人评价:“如果不抓增长率,地方政府就不知道做什么;不考核GDP,就没办法对地方官员的政绩做客观衡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独山县“天下第一水司楼”(图源:网络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方面要归咎于地方官员的政绩冲动,另一方面也与其背后的制度推力密切关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于高效治理的需要,有的地方一把手往往用尽各类政策工具,只要其愿意,就可通过合理合法的政策工具来贯彻个人意志。一旦某项工作成了“一把手工程”,地方党委政府就可通过合适的方式(如成立指挥部、调动纪委督查)保障政策落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两个领域投资需求大、对GDP拉动明显,还能让观者“眼见为实”,表面看那叫一个“稳赚不赔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“赔本赚吆喝”的治理逻辑说起来也不复杂:地方官员只要运作得当,保证相关项目在自己任期内不出现资金链断裂的爆雷情况,就可以借助政府信用“金蝉脱壳”。